免费留学申请

当前位置: 免费留学 > 美国留学 > 美国生活 > 食宿指南 > 留学生租房:遇到各种极品房东

留学生租房:遇到各种极品房东

时间:2012-02-02 15:18来源:未知 作者:Eileen 点击:
编者按: 可以想象,如果按照一个普通美国人的消费来看,作为留学生的我们,对于家庭条件一般的我们,怎么才能在用餐方面节省我们的消费呢?

“说白了,我就是他们家的长工,虽然名义上我们是平等的,我付出劳动,他们提供住房,待遇应该说还不错。但是你能体会到他们那种骨子里的优越感和尊卑概念。可能我有些敏感,但我觉得他们多少看不起中国人,觉得中国人穷,都是来美国淘金的。”禾火表示。

如此住了半年,禾火回国结婚了,并让新娘子签了陪读来美,冠冕堂皇地离开了教授家。

临走,禾火充了一回大佬,送了许多绸缎围巾给教授家人,在教授一家的感谢声中,昂首挺胸地告别了。

洁癖房东敬而远之

为了避免那种微妙的差别感,禾火决定只找中国房东。他和太太去看了几户招房客的中国家庭,最后选择住在一户台湾人家里,原因是太太很喜欢这家的房子,保养得十分乾淨,简直是一尘不染。房东是一位中年太太,先生留在台湾工作,她一个人带着女儿在波士顿生活。

房东太太招房客也不是纯粹为了钱,主要是自已和小孩两人单独住一个房子有些害怕,也十分冷清,觉得不如找个又能看家护院又能指导小孩学习还能上缴房租的房客。禾火两口子就挺中她的意。

房租定得不高,但规矩很多,譬如只能煮菜,禁止炒菜;譬如每天注意清洁,一周一次大扫除等等。禾火夫妇终于明白这房子为什么这么洁净如新的了。

头两个月还好,然而日子久了,习惯了炒菜味道的禾火两口子就开始频频往中餐馆跑了。但是餐馆的菜大多不合口味不说,还让小两口的荷包迅速瘪了下去。

体验与房东平等的生活

禾火太太也对房东太太的洁癖十分敬畏和无所适从。小两口商量了一下,还是搬吧。正好禾火学校里一个博士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拿到了助理教授的位置,意气风发下,买了个两室的联排别墅(townhouse),盛情邀请禾火合住,分担供房压力。房东夫妇住一间,禾火夫妇住一间。房东是自己的朋友,两家的房间都在二楼,共用洗手间,这让禾火第一次有了平等的感觉。虽然房租比从前高了许多,但不用干院子活,禾火夫妇觉得十分心满意足。

但完全的平等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是房客,多少还要看房东的脸色过日子。

“我对现在这种生活已经十分习惯了,毕竟这个房子是人家的,掌握分寸很重要。”禾火说得有点语重心长,有点身不由己。这么多年的合住生活未必尽如人意,但在金钱方面的补偿还是可观的,禾火用节省下来的钱支付着太太的学费,并为将来孩子的出生做准备。

“等我们都工作了,我要买一个大房子,舒舒服服地、不再寄人篱下地过日子。我很有信心。”虽然折腾了这么多年,禾火还是一个乐观的人。

今年19岁的小王是伦敦艺术大学的二年级学生,主修平面设计。小王是通过留学中介申请来英留学的,因为人生地不熟,所有的事情包括租房子都交由中介全权打理。小王的父母出于担心,只让中介找了学校的宿舍。小王看到学校网站上展示的图片,觉得宿舍条件不错,也就同意了。

住进学校宿舍的第一天,小王就后悔了。先前在网上看到的豪华装修,漂亮书桌和舒适的大床都没有,只有破旧的书桌椅,一张很小的单人床。小王再看房间里的厕所,灯光昏暗;厨房是与其他学生共用的,更是脏乱不堪。在家里被伺候惯了的小王哪里受得了这么大的委屈,当下打电话回去向父母哭诉。

小王向中介讨说法,自己交了700镑一个月的房租,不能就这么将就,要换一个房间。但中介却推托,他们已经做了小王父母吩咐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小王要自己找学校商量。小王那时英语还不是很流利,之前房间里的网线坏了,还比划了半天人家才明白,也就只好作罢。几个月后,小王在华人网站上看到学校附近的一间大单人房出租,条件比自己住的宿舍好很多,包所有费用月租才500镑。

小王便与对方联系,那人自称与小王一样都来自上海,还用上海方言问候了小王,让小王叫他张哥。小王觉得对方很实在,况且又是老乡,看完房后当即决定要租房,并交了500镑现金作为订金。张哥快人快语,跟小王打包票说两周后房客搬走,小王要想什么时候搬过来都可以。从小王手里接过钱后,张哥还写了两张很是样子的收条,两人一一签了字收好。

小王原以为万无一失,辞了原来的住宿。三个星期后,小王打电话给张哥确认自己要搬过去的事情,但张哥却说原来住的女生不搬了,房间没法腾出来。小王要求退订金,但张哥却突然转了语气说,白纸黑字签了字,钱是不能退的。小王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学校也没有多余的宿舍了。一想到要“流落街头”,他又气又恼,但更多的是无助,十分难过。从学校搬出来后,他只能求助于朋友,在朋友家打地铺挤了几个星期,最后才托人找了可信的房子。

和房东一起的生活已经过去了大半,慢慢适应了寄居的生活。但对房东老太,仍然心存芥蒂,盼着她尽早回纽约探亲。初识房东老太是在电话里,还不是我打的电话。我担心英语交流,请朋友帮我咨询租房的事,听见她在电话里抱怨后院被人破坏,就感觉到这是个不快乐的人,可能是个不好相处的人。考虑其他方便的因素,最后还是住了进来。

最初的不快,来自她挑剔的目光,令人感到无所适从。虽然我是作为“上帝”的客户,还是感觉寄人篱下。一开始,我暗中观察他们姐弟的起居时间,尽量回避他们,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还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最容易同时出现的地方就是厨房了。每次,她都要对我的厨具批评一番。首先,她就批评我烧开水,强烈建议我用微波炉热水。还有一次见我买了大袋的面包回来,又是一番批判,见我不买她的账,就说她的冰箱没有那么多空间。天知道她的两个大冰箱都塞了什么东西,总是满满的。后来我一直把面包放在卧室里,懒得和她计较。再有就是批判我的锅盖,非说锅里的东西会溢出来,应该用她的锅盖,或者把锅盖反扣。在我多次坚持自己能够处理以后,才不再管我。更有甚者,强烈批评我买的火腿和酸奶,还自作主张给我买了她喜欢的,当时不是白送。我只是客气了一下,并未表示感激,很怕她以后都这样下去,岂不是平白捡了一个婆婆!直到现在我还是生活在她无数善意但强烈的各种建议中。但是,自从我和她一起包了一次饺子以后,她终于臣服于我们中华美食,再也不批评我的饮食了。

房东老太的英语很有特色,最喜欢使用的词汇时unbelievable,very,very,very,very,reallybad等等,配合着她那极端夸张的表情。但我慢慢地我也发现了房东老太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不知是生活的残酷造就了她暴躁的脾气和苛刻的个性,还是她的个性决定了她不幸的人生。

她本人身患癌症已有十年,同时还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现在已经享受美国优厚的残疾人待遇了。据说年轻时从事金融行业。现在只能做个小学代课老师了,常常说自己是个穷人,没有钱。但她还是和轮椅上的弟弟一起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她的弟弟患小儿麻痹,就在住进之前,刚刚做了肾移植手术。在美国这种人情冷漠的社会,可谓至善。她的弟弟每天都得服用大量药物,还有严格的剂量和时间限制。她总是提前一个月把各种药物搭配齐整,放在带格子且标记时间的木盒里。本来不富裕的她,还坚持参加妇女儿童保护组织,时不时的送去一些衣物和书籍。每每提到美国社会的不公,尤其妇儿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她的愤怒就会极度夸张地爆发。

和她的闲聊中,慢慢知道她曾经有过两次婚姻以及长期同居的男友。每次谈及,她都要一再强调是第几任丈夫,或是那个男友,生怕我搞混了。其实我从来有明白过。从旧日的照片上还能看出来曾经是个美人。但无从想象她是否真的幸福过。每每看到她拖着肥胖而笨重的身躯和僵硬的病腿去上班,或是在房前屋后做些简单的家务,再或大部分时间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就不免感叹晚景的凄凉。再往下都不敢想了,相依为命的姐弟终将有一个先去,余下的一个要怎样生活呢?

萧伯纳说人生的苦闷有二,一是欲望没有被满足,二是它得到了满足。在北京时,我一心想逃离城市的喧嚣,如今在风光如油画般的英国乡下,过着近乎隐居的生活,而且意识到这样的情况有可能持续很久时,我却发现情绪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在家里除了看书,最好的消遣就是和房东太太玛格丽特聊天了。玛格丽特是个很典型的英国人:除了有着英国妇女一般都有的大个子外,她身上还带着英国式的教养、刻板以及身为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臣民的骄傲。我到的第一天,她告诉我洗衣机的用法,洗衣机看上去和我在国内用的滚筒式没什么区别,她让我务必晚上把衣物放进洗衣机里,并且要延时到深夜再洗。我一直不明白所以,后经别人告诉,才知道原来英国夜间的电费比白天便宜许多。

我白天一般都在学校,只有周末白天有时在家里待着,进入冬季,总觉得房间不够暖和。偶然情况下发现,原来老太太把暖气做了定时设置,白天时段整栋房子是没有暖气的,而老太太自己则在客厅里烤着壁炉看电视。

我的精打细算的房东太太啊!我也没有和她多理论,每到周末自己在家的时候,就把暖气调到持续供暖,她倒也不说什么。玛格丽特会做甜点,每当看到满满一烤盘散发着烘焙香味的苹果派时,我都有种伸手弄一块尝尝的冲动。但至今我也没吃过老太太做的苹果派,她从来没有主动请我品尝,似乎有点遗憾!

老太太平常的生活很寂寞,她有三个子女,但我住了两个月却一个也没见着,倒是天天能在客厅里同照片里的他们面面相觑。我所见到的玛格丽特的日常状态是依在沙发里面对着电视。她倒是非常喜欢和我聊天,我想也许是因为寂寞吧!

每天我从学校回来总有一句亲切的问候在等待我:“亲爱的,今天过的开心吗?”不管我的回答是什么,她总是微微点着头:“那就好”。这样的问答几乎成了每天我和她聊天的前奏。她聊天的话题总也离不了英国的橄榄球队又打败了澳大利亚队,英国又如何如何了。反反复复,总之,就是英国很了不起:她的足球队很棒,她的一切都很棒。不由得你不烦。我倒宁愿她给我说点皇室丑闻什么的,在我看来,目前能勾起外界兴趣的也就那点丑闻了。但老太太民族自尊心挺强,不管我的话题怎么往那方面引,她就是不接我的话茬:“噢,查尔斯和卡米拉,我不大清楚他们的事。”

在玛格丽特眼里,盎格鲁—萨克森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种,中国人则是“可怜的中国人”,日本人是“可怜的日本人”。我觉得玛格丽特的观点很可笑,故意逗她:“你怎么看日耳曼人呢?要知道德国目前可正在领跑整个欧洲经济啊?”“德国?”老太太迟疑了一下,用鼻子哼哼道:“一个在半个世纪里被打败两次的民族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那美国呢?你那么爱看他们的电影?”“美国,一帮清教徒建立的国家,不过两百年的历史,有何文化可言?”谈话经常到这儿就止住了。

偶尔我们的话题也涉及中国,她总有很多问题:比如中国也有私家车吗?是不是所有的房子都是由政府分配的?当我一一给她解释清楚后,心里并不轻松:玛格丽特应该算是比较有见识的英国妇女了,那些从没工作过的家庭妇女呢?她们的字典里会出现中国这个单词吗?她们眼中的中国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韩国漫画家李元馥在《漫画英国》一书中写到,他要告诉年轻一代:这世界多么广大,他们要呼吸的空气和要表演的舞台不再仅仅限于他们国家而是整个世界。似乎我也应该告诉玛格丽特,这个世界很广大,英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英国很棒,但还有其它许多也很棒的国家!

到美国的第二个学期,我就在外租房子住。房东是个不常回家的离异中年商人,一年到头只在圣诞节的时候看到过他一次,其余时间我只是和他的小女儿玛丽娅在一起相处。小姑娘虽然只有20岁不到,不过对中国文化十分热衷,据她所说,我能享有那么低的房租,就因为是个中国人。放学以后,我们常常凑在一起讨论中国的风土人情,她还说等暑假的时候要跟我一起回中国,好好玩个遍。

玛丽娅对于中国的文化相当痴迷,立志要读医科的她甚至还研究了《易经》《本草纲目》。老外对于感冒都非常重视,有一次她发低烧,立刻就去药房买了抗生素吃。我回到家里,发现她正要吃药,就随口说了一句:“抗生素不能多吃,不然身体的耐受性会越来越差的。”玛丽娅就问我:“那中国人感冒了吃什么药?”我从行李里把临行前爸妈塞到包里的板蓝根、银翘片全部翻了出来,摊在桌上。“这个字怎么读?这是什么药?”玛丽娅蓝色的大眼睛顿时神采奕奕。当我告诉她这些都是中国的药丸时,她马上蹦出五个字:“神奇的中药!”

自此之后,玛丽娅就开始痴迷起我的这些药丸来,每次生病的时候都会问我有没有合适的“中国药丸”给她治病,甚至还问起我会不会针灸、拔火罐等中医的疗法。有一次,姨妈到美国出差,带给我一包调理肠胃的中药,玛丽娅看见之后兴奋地大叫着抢了过去:“啊!看啊,这些草药能治病!”结果,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竟然替我把这些中药全部都喝光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起了药效,玛丽娅说服用中药之后,她慢性肠胃炎好了很多。

去年,我回国过年。玛丽娅临行前不忘关照我:“林,你要记得帮我带一些神奇的中国草药回来哦!”弄得我颇有些失落,她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她当作宝一样的中药呢?因为不了解玛丽娅具体的身体状况,除了带去一些板蓝根、银翘片、黄连素之外,我只是买了很多小香包带回美国送给她,告诉她这在中国人的文化中,是能够辟邪的吉祥饰物。没料到,玛丽娅喜欢得很,对中国的中药更是崇拜得不行:“太神奇了,除了治病,还能辟邪。”

玛丽娅告诉我,她可能会在读完大学以后来中国学习中医。“到时候,你一定要照顾我。”她眨了眨眼睛,顺便学着我的口气,用中文自嘲,“以后送我礼物,只要中药包。”

我的房东斯蒂夫一家有一个很大的花园。每个周末,斯蒂夫夫妇都会带着三个孩子在花园里玩耍。有一天,斯蒂夫太太和先生商量:“你看这花园的草疯长了,花也不成形了,下个礼拜天我们修整一下。”斯蒂夫大声叫起来:“你没看见我这段时间正忙着?干脆请个人算了”我正好从他们身边经过,一抬头瞥见了花园的小房子里堆放的锄草机、剪刀,便说:“如果你们没时间,我可以帮你们做。”我帮他们做当然是无偿的。他们一家平时待我特别热情,再说,我在国内时,每年寒暑假都去给经营苗圃的叔叔帮忙,修花剪草的活儿也学过几招。

斯蒂夫太太看着我,双眼放出异样的光彩:“真的?露茜,你还会做这活儿?”她惊喜的表情和语气倒让我有些不自在起来。我红了脸,忙低下头:“只是略知皮毛,也不知道做得好不好。”“那要多少钱呢?”“这点小事,谈什么钱!”“那怎么行?你的劳务怎么能不算钱呢?”“权当是我练练手艺呗。”我笑着说。“花园要是修整得不好看,邻居会笑话我们的。”斯蒂夫插了一句。其实,邻居的花园我也看见过,都是些简单的修整,虽然胸有成竹,但我仍然不能将话说得太“满”,“那我试试看。”斯蒂夫夫妇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三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放学回来,看见一个穿着工装的人正在花园里推锄草机。我觉得有些奇怪,心想我不是答应了他们吗?怎么又请人了?这时,他们12岁的大儿子赖斯从屋里走出来,我小声问他:“这是你们请的工人吗?其实,我也能做的。”赖斯盯着我说:“你真的会做?”“那当然,我以前学过的。”在小孩子面前,我倒显得非常自信。“我妈妈说,你不要工钱,只是想练手艺,你自己都没把握,怎么能把花园弄好?”我蒙了,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

我站在一边看工人干活,他的手艺并不好,修剪过的草坪参差不齐,还要再做第二次。但是他却明码开出他的劳务价:每小时8美元。史蒂夫夫妇对他手艺的认可也许就是因为他开出的这个价吧。而我,却因为无偿而遭到拒绝。

后来,和一位来美国多年的同胞讨论中美两国的礼仪文化。他说,其实美国人也很注重礼仪,只是他们的感情比较外露,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像中国人,以含蓄为美,崇尚礼多人不怪;而且,他们的自我意识也很强,不轻易否认自己,当然也不会随意接受别人的帮助。

更多【美国留学生活】相关信息可以登录:http://school.sitabc.com/?forum-15-1.html 在线咨询或者拨打热线电话:021-34611352 / 021-34611362

    本站推荐:英国大学|澳洲大学|留学社区|英国大学排名|英国大学预科|雅思资讯|托福资讯|英国签证|网站地图|上海应用技术学院国际教育
    FFY免费留学申请中心

    是否想获得FFY独家发行留学周刊?敬请留言,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送上最实用的留学信息!

    关于我们

    免费留学网www.sitabc.com是由51FFy海外留学中心提供的国内首个免费留学申请智能平台,凭借其丰富的网站平台资源,学校资源以及多年的专业操作经验,帮助学生最快,最有效的申请到最好的录取通知书。免费为赴海外留学的申请者提供整套的院校申请服务。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宝路120号

    电话:021-34611362

    E-mail:admin@51ffy.com

    出国留学资质:由上应大提供留学支持服务